卞范之胸有成竹地笑道:“这是一定的,刘毅在江北广陵起兵,他有退路,大不了可以再向北占据彭城,甚至北连南燕,他虽然如陛下所说的那样,家无余粮还敢一掷百万,但那是因为他没有一百万,如果是一千钱,只怕刘毅就会犹豫不决,因为前者反正拿不出,后面可是真的有,刘毅不是刘裕那种真的能舍得出去的人,这就是他现在不如刘裕的地方!”

“加上刘毅一向不服刘裕,想跟他一争京八首领,所以,我们如果此时速攻刘裕,刘毅一定不会来救的,只要对付区区千余人马的刘裕,何难之有呢?陛下,要当机立断啊!”

桓玄若有所思地点着头:“可是就算刘裕现在只有千余人马,但他有很高的号召力,听刁弘所言,光是现在在京口城中,加入刘裕反贼团伙的州中郡民,就为数不少啊,成群结队,这可是他和手下的将士亲眼所见的。”

卞范之冷笑道:“刁弘是什么人,难道陛下还不了解吗?一向是言过其实,这次他带兵攻打京口城,却给一个桓修的首级吓得全军溃散,简直就是个耻辱!他也知道自己罪孽深重,所以只能夸大敌人的强大,来逃脱自己的罪责,陛下不可不察啊。”

桓玄咬了咬牙:“他的话肯定是有所夸大,但刘裕如果真的只有几百人,又怎么可能夺下京口城?就算刁弘是个废物,可守城的朱龄石,朱超石兄弟,却是跟随朕多年的将校啊,总不是无勇无谋之人吧。他们带过去的我荆州军士也有千余,刘裕真的能靠几十人就杀我上千将士?朕不信!”

吴甫之沉声道:“陛下,恕末将直言,只怕朱氏兄弟是战死还是投靠了刘裕,都不好说呢,他们可是刘裕多年的徒弟啊,见势不妙,就转投师父,可不是不可能的事。当时陛下要他们兄弟镇守京口时,末将就提醒过这点。”

桓玄的脸色一变,沉声道:“他们敢!就不怕朕诛杀他们全家老小吗?”

一直没有开口,默立一边的胡藩勾了勾嘴角,说道:“陛下,现在一切还没有查实,末将以为,擅杀将士家属,只怕不妥,会寒了其他将士的心,可以将朱家家人暂时看管,名为抚恤,实为监视,若是真的降贼,再杀不迟!”

桓玄的神色稍缓,看着胡藩:“道序,你对战局有什么看法,是觉得应该如朕所言的坚守待机,还是出兵速战?”

胡藩不假思索地说道:“当然是要速战。一来如前面的皇甫将军所言,这事关军心士气,如果我军有绝对优势而不出兵,那世人会以为陛下对刘裕有所畏惧,就会有人起兵响应刘裕,甚至我们的旧北府军士,也有动摇的可能。二来是刘毅在广陵起兵,现在跟刘裕还没有合流,他整顿江北大营需要一两天的时间,就算来会合,也不是现在,而我们现在就能出动吴将军,皇甫将军的两支劲旅,而陛下的养由基营,皆是忠诚可战,战技高强的荆州神箭手,也可随之一同出动,至于剩下的三万荆州老兵,可以由桓尚书和后军将军庾颐之一起,监视北府将士,并不影响我们作战的兵力。”

桓玄的眉头一皱:“你也觉得,早打比迟打好?可是我们可以再等各地援军集结啊,远的不说,在吴地,在豫州我们就有三四万军队,只要他们开过来,就可以让我们释放出监视北府军的几万人马,到时候再打,不是更有利?”

胡藩慨然道:“我们的兵力会增加,刘裕的也会啊,陛下可别忘了,年前刘裕击破天师道妖贼,当时可是饶了万余天师道妖贼精锐不杀,还有十余万被妖贼裹胁的百姓,这些人感念刘裕的不杀之恩,又多在江北,如果我们现在不出动,等二刘控制江北六郡,以彭城的粮草军械,加上释放出的老贼,以及各地因为静观其变而倒向反贼的野心家们,那可就真的胜负难料了。”

芭蕾舞美女清纯私房图片

桓玄喃喃道:“是啊,现在不打,那刘裕若是转向江北,可就麻烦了,南燕还有他老婆,万一他真的引胡虏南下,大楚危矣!”

卞范之正色道:“陛下,刘裕的兵马每个时辰都在增加,如果刘毅也率军来合,那我们再消灭他可就更难了,现在我们提前破获了建康城中的反贼,也把历阳的反贼扑灭,逼刘裕提前起事,他现在一定还有诸多准备不足,所以连对付个刁弘都要摆个空城计,试想如果他真的兵力雄厚,那刁弘的三千人马,还跑得回来吗?我们什么时候见过刘裕打仗,有全歼敌人的机会,却就这样放过的?”

桓玄哈哈大笑起来,看着卞范之:“敬祖,你真的是朕的智囊啊,朕也差点给刘裕骗过去了。好,就依你们,顿丘太守吴甫之,右卫将军皇甫敷,御前游击将军胡藩。”

三将同时站了出来,大声应诺,声如洪钟。

桓玄正色道:“你们三位,是朕最忠勇,也最能打的将军,你们手下的部队,也是跟随朕起兵多年的精兵锐士,吴将军和皇甫将军的左虎贲和右羽林,是朕横扫天下的先锋,而胡将军的养由基营,由是荆州最优秀的弓箭手,朕起兵多年,就是靠这三支部队打硬仗,北击胡虏,南平大晋,立下无数战功,你们三部,一共一万精锐,对付刘裕现在的人马,绰绰有余。但是请你们一定要慎重,刘裕深通兵法,狡诈多端,部下是征战多年的北府老贼,战斗力非同小可,这回不是荆扬之争的意气用事,而是关系到江山社稷,朕希望你们一定要精诚团结,稳扎稳打,切不可贪功冒进。”

三将同时称是,卞范之在一边犹豫了一下,开口道:“陛下,三位将军都是跟随您多年,职务也是相当,如果不选一位节制的话,只怕各行其事,难以统一应对啊。”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