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在事后,白小满重听录音回放时才想明白。那一阵的慌乱,其实是一堆前后重叠的声音。

先是一阵嗡嗡嗡的震动声,那是通讯器的提示。紧接着,是关上打火机翻盖发出的又一声清脆的金属撞击。随后的啪啪声,应该是将香烟扔到地上后,将其踩灭的踏步声。最后则是关上窗户发出的“砰”与“哒”。

不过当时的这一切却是发生的极其快速。没等白小满反应过来,就见一只可能是刚抽过一口就被踩灭了的香烟从楼梯井中央的空隙处落下,直直的朝下方坠去。接着就听到道达美用和刚才完不同的态度又说了起来。

“明天晚上发资料吗?没问题。我这边明晚9点以后应该就可以,您看您那边的时间什么时候合适。”

“嗯,嗯。”

“好的,那我们就定在十点。至于质量的问题,这个您请放心,这次我找的都是一等一的客户。并且我已经和客户那边谈好了。您拿到资料后,派下面的人直接去签约就可以。那个定金您看是不是……”

“不是,您听我解释,我也是有苦衷的。最近我们部门不是正要换经理吗?在这个节骨眼上,我再出去帮您签客户,万一被对手发现了,那我们这生意以后也就没的做了,您说是不是。再说,等我下个月当上了经理,那以后,您懂的。”

“嗯,嗯。”

“您能体谅真的太好了。这样吧,这次的定金只用付2成,您今明两天什么时候有空,随便安排个人转到我那个户头就可以。我这边等定金到账后,立马准备好东西,保证明晚按时发给您。”

“哈哈,那是,那是。我的东西您还不放心,都是老朋友了。”

“好的,那我收到定金后给您去个消息。之后明天晚上再和您联系。”

“合作愉快。”

甜美可爱少女奶果酱百变风格清纯写真图片

之后是一阵安静,接着“哒”的一声后,呼啸的风再次灌了进来。

白小满与道达美之间说来也就隔着不到两跑楼梯的高度,实质性的阻隔,更是不过一个楼梯转角平台的水泥底板。所以,上面发出的声音,可以说已经听得很清了。

原本还坐在楼梯上,背对上方台阶的白小满在听到上方疑似结束通话后就警觉了起来。此刻她已经转过了身,死盯着上方消失在玻璃幕墙处的楼梯转角。接着,就听见一段长长的吐气声后,道达美的声音凌乱的飘下。说的应该是,终于可以安稳抽一口烟了。

又这样警惕的蹲伏了不多会儿,在又一次的打火机发出声响后不久,“砰”“哒”两声传来。接着传来吱呀一声响。白小满知道,那是一旁厚重的安隔离门推开后立刻又被关上的声音。

这是已经走了吗?

白小满有些吃不准。她看了看通讯器上的时间,离上班还有半个小时。到也不用急着离开。于是又听了一会儿,在确定没有动静后,白小满这才慢慢的安静走上楼去。

再确认过那个楼梯间已是空无一人后,白小满用自己最快的速度从那扇安隔离门前冲过。之后,就这样一口气竟然跑到了十五楼。

当白小满扫描虹膜进入了健身房后,依旧还在喘着粗气。好在这里是间自助式的健身会馆,平日里并没有什么工作人员。确认会员身份后,就可以自行进入锻炼。

白小满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如此满意这一自助式的设定。她可不想自己这幅狼狈的模样被什么人看见。随着身后入口处玻璃门再次上锁的轻巧一声响起。白小满早已快步溜入了不远处的淋浴间。

待到再次走出时,满头满脸的汗水早已不在。淡淡的香水味中,那个都市精英打扮的白小满自信走出。再次刷眼球出了健身房,她快步朝着电梯间走去。只是按下的却不是前往办公室的向上按钮。

很快,叮咚一声响,电梯已经开了门。一脚踏入空无一人的电梯,白小满的手指按在了负一层的标识上面。

很快,此刻正聚在一楼等着电梯上楼踩点打卡的一拨白领们,具是在心中爆了一句粗口。而一些性格直爽的,已经叫出了声。

“这大早上的,怎么还选了这个时候下去?”

“这是哪家开车上班的大佬,这个点让电梯下停车场。这不是要拉高迟到率吗?用心险恶啊。”

就在这样的议论声中,那架停在负一层的电梯缓缓向上,终于在众人面前打开了门。只是奇怪的是,里面却是空无一人。什么拉高迟到率的险恶大佬,并没有如愿出现在众人面前。不过那些早已准备好仇恨目光的积极分子,也只是在一瞬间的错愕后,快速便切换到了抢位模式,直朝电梯里钻去。

而这个本该接受目光洗礼的主角,在上班打卡的紧要关头把电梯搞去了负一层的白小满,此刻却是已经通过互通的地下室,朝着隔壁大楼走去。

是的,我们亲爱的白小满这是要去祸害b座的踩点达人们了。

这一次,白小满倒是在电梯停在一楼时受到了同样不怀好意的目光迎接。不过她完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这些竟然没有任何反应。很快,电梯在那个还不算熟悉的楼层停下。白小满从面露不善的人堆中挤出,一转头,已经钻入了走廊尽头角落里的一个房间。

其实,早在健身房的更衣室里,白小满已经和崇川约好在上次见面的地方碰头。此刻,她的脑中已经盘算好了一个计划。只等和崇川沟通后,明天就可以执行。

而这个角落里的房间,正是两人预定的地点。

这里是早年大楼还未面禁烟时的一间吸烟室,现在也勉强可以算做一间休息室。不过,一般是不会有人会到这个狭小又没有饮料的房间来休息的。白小满进来时,房间里一个人也没有。她在长长的座椅上随意找了一个位置坐下,不由想起两人上次在这里时的谈话内容。

原本很是急切的情绪在思索中渐渐平静下来。心里对马上将要进行的对话,竟也有了一点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