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显龙脸色阴沉的看着君尘,道:“我王显龙对你仁至义尽,自问也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送人又送钱的好事,你哪里找去?”

“如果你不答应这一门婚事,五成供奉就免谈。”

君尘摇了摇头,叹了一声:“何苦呢?”

王显龙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道:“如果你打算一走了之,你肯定也拿不到供奉,因为张凤仙和千手就不会放过我们家族。”

“大明湖王家覆灭了,你的供奉也就吹了。”

“还有,如果你杀了我们,且不说你有那个实力与否,你同样拿不到供奉,最多就抢走一点灵液。”

“但是,你手里有两把神兵残剑,你觉得千佛寺和灵岩寺会让你轻松离开吧?”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陈凤华去截杀你的坐骑,就是为了防止你离开,然后来一个关门打狗。”

“你一个人要对付四大家族,两大势力,还有一个泰山儒教的首席弟子,你觉得你有几成胜算?”

“只要你愿意的话,我和李兄都是你的助力,虽然我们没你厉害,但至少可以帮你牵制两三个人,让你胜算大增。”

君尘笑了笑:“我该说雄才伟略呢,还是自作聪明呢?”

王显龙一脸得意:“没话说了吗?那就乖乖当我的女婿,你肯定不亏!”

陈怡秋风里的纯真清新

“来人,去给小姐和我女婿准备婚礼,我午饭就要喝他们喜酒。”

闻言,王诗诗一脸忐忑和喜色,君尘不反抗了吗?

旋即,王诗诗一脸内疚看着君尘,道:“君尘,我一定会当一个让你满意的妻子。”

君尘看着王诗诗:“这是你的主意吗?”

王显龙道:“与她无关,这是我的主意,我只是不忍看我女儿单相思,所以才成你们。”

就在这时,天空下传来一阵呱呱呱的愤怒声音。

黑金乌回来了。

它在天空下盘旋了一阵,旋即落在了地面,冲入了议事厅,朝着王诗诗和李十针出一阵尖锐的剑鸣,有一种吃人的冲动。

“呱呱呱!”

“咕咕咕!”

“咕噜噜!”

……

见状,王诗诗,李十针,王显龙尽皆脸色大变。

这是怪鸟没有被陈凤华杀掉吗?

三人或许听不到黑金乌在表达什么,但君尘知道。

听着黑金乌的声音,君尘脸色渐渐阴沉了下来,一道剑气弹射而出。

咻的一声。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一道血光闪现,李十针一条手臂已经落地了,伤口血流如注,虽然能够现在医学发达可以接回去完好如初,但断臂之痛刻骨铭心。

议事厅内一片死寂。

王诗诗被吓得脸色苍白。

王显龙又惊又怒:“君尘,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李十针死死盯着君尘:“为……为什么?”

“为什么?”

君尘冷眼睥睨,“你难道不比我更加清楚吗?”

“君尘,你欺人太甚!”王显龙怒斥君尘。

“欺人太甚?”

君尘声音淡漠,道:“如果不是看在李十针是李青叶的长兄份上,他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

“对了,李十针是你王家的客卿,他无缘无故怎么可能会去击杀我的坐骑?”

“王显龙,这是下的命令吧。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让他杀掉我的坐骑,就是为了让安心留下来跟你女儿结婚,当你的女婿,借助我化解你大明湖的麻烦,对不对?”

王显龙一阵胆寒。

王诗诗连跑出来王显龙面前,当众跪下道:“君尘,这不是爸的命令,是我……这是我的命令。”

“是我太自私了。”

“君尘,你杀我好了,我没有怨言。”

君尘冷眼旁观看着这一场闹剧:“现在是九月初,还有三个月就到元旦了,到时候如果见不到王家一年一度的供奉。”

“我想,大明湖王家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记住一句话,能有资格供奉凤凰山,这是你们无上的荣耀。”

王显龙又惊又恐。

暗中,王大雷和王小雷,以及一群王家高手懵逼了。

这个君尘太狂傲了。

族长送人送钱又送权,这是梦中都没有的美事,这家伙居然毫无兴趣。

脑子有坑吧。

很多高手为族长鸣不平。

就在这时,一道洪亮方正的雷音在大明湖上空震荡。

“何方妖孽,在此作乱?”

顺着声音,大明湖的强者们看到三名僧人踏入大明湖的正门。

其中两名通体金光灿灿,如太阳光芒一样耀目。

一些七神脉一下的存在,强行直视,结果有一部分人眼睛直接流血,瞎了。

即便是王小雷和王大雷八、九神脉的强者强行直视的话,双目一阵绞痛。

拥有这种威力的,无疑就是千佛寺的两位近身罗汉了,这两人鼎鼎有名,实力在八大金刚之上。

为首的是一名穿着黑色袈裟的僧人,身材雍胖,肥头大二,眼中黑莲流转,那双眼眼睛仿佛能够杀人,此人就是千手大师。

千佛寺的主持,两大金身罗汉一起来了,来者不善。

“原来是圣女家的小施主啊,阿弥陀佛。”

当看到君尘后,千手大师的手微微一竖,“有因必有果,我们终于见面了。”

“圣女家的小施主,上天有好生之德,神兵是大祸害,凶器,请你交出来让我们千佛寺代为保管吧。”

听这话,君尘确定千佛寺也知道神兵在他手上了。

“秃驴!神兵不是祸害,你们千佛寺才是祸害!”

这时,一声雷厉呵斥从天而降,两人御剑飞来,正是张凤仙和陈凤华师兄弟二人。

“陈凤华?他居然还活着?”

看到陈凤华,大明湖引发了不小的轰动。

陈凤华是齐鲁之地家喻户晓的明星,他们想不认得都难。

千手大师一副冠冕堂皇的说道:“两位施主莫要打诳语,贫僧慈悲为怀,以度化众声为己任,这神兵自从降临泉城后,泉城不得安宁,暗中刀光剑影,死伤无数。”

“如今神佛降怒,天地剧变,这等祸害众生的凶器当然要毁掉。”

“如果两位两位施主想阻挠的话,贫僧不介意将你们一起度化!”

陈凤华一脸冷笑:“你这个老秃驴满口嘴炮,你说神兵是凶器,我说你是死猪你就是吗?”

双方立刻对峙。

君尘平静的听着。

王诗诗则是很郁闷,推了推君尘的背后,道:“你这个笨蛋,人家是冲着你的神兵来的,你还不跑吗?”

“你想等死吗?”

君尘不以为然的道:“为什么要等死?”

王诗诗一脸无语:“他们那么多人,你打不过他们。”

君尘不以为然的笑了笑:“为什么要打?好好说不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