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萧开天高等特殊技能之一“降维”,消耗的是六颗神源之心,瞬间将三船扶一的维度降为二维,作为三维实体的存在,失去一维之后,自然无法维持生命体的存续,三船扶一完完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其实不动用降维的技能,萧开天也有把握击杀三船扶一,只是三船扶一不仅仅对自己,更是对无辜的人露出了獠牙,别墅里还有萧开天的亲人忠叔,周围一些邻居,都是他要顾忌的对象。

五月的晚风轻轻在小花园里盘旋,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前后技能的开展,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萧开天整理着衣服,他的心思已经不在三船扶一身上。

自身的力量还是偏弱小,这个倒也罢了,关键是没有稳定的势力,身边的人无法安地保护起来,想到这里他不禁眯起了眼睛。

未来世纪项目开展起来,倒是可以打造属于自己的“王国”,但也有很多禁忌需要过关,还有防卫系统的技术要解决,等等都是问题,这是一时半会儿没办法解决的。

倒是前些时候遇到的那个坐在轮椅上的少女,以及她身边那位战斗力高达517的“怪物”,这两人如果肯过来帮忙,不失为暂时解决问题的好办法。

武修的存在,对萧开天而言,是个不大不小的麻烦。

“少爷,起风了。”忠叔的声音在后面响起,萧开天挑了挑眉头,他停止了思考,转身回到屋子里。

岛国高尾山药王寺的正殿,一名老僧正襟危坐,供奉的一排铭牌之中,其中一个发出“啪啦”的响声,整个木质的铭牌开裂起来。

老僧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他的脸上露出一丝的讶异,他站了起来,来到供奉桌前,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刻有“三船扶一”名字的牌子。

“三船……”他的喉咙发出一声低低的声响,似乎不敢相信所看到的事实。

“三船死了,你打算怎么办。”正殿中蓦然响起一道声音,正中央的红色长鼻子天狗头像,隐约泛起一层的光芒,整个头像似乎活过来一般。

美人美腿蛇腰炎夏不失清纯

老僧嗫嚅着,没有回答这道声音。

“你的身体已经快不行了,好不容易培养出一个,就这么被人毁去,你让我怎么办。”

老僧垂眸,他恭敬地朝天狗头像行了个礼:“这件事情,我会给个交代的,不会影响您的降临。”

“这样最好了,但是我要尽快,我还有事情要去办理。”

“三船的道心不稳,死了也就死了,”老僧缓缓地解释着:“我倒是觉得,既然死了就说明他未必合适您。”

“希望这不是你的推托之词,我的时间不多了。”言毕,天狗头像上的光芒,渐渐消散。

“看来我要上汉唐走一趟了……”老僧喃喃自语着。

三船扶一的事情,很快汉唐海都的武道所,也收到了消息,副所长陈通人捏着报告,他的眉头皱成一团:“不见了,这是怎么回事。”

“是,”负责相关工作的人也是满头大汗:“收到前端的消息,就是如此。”

“你们是不是在敷衍,”陈通人还是选择不相信:“或者说三船扶一发现了你们,故意选择了消失。”

“副所长,”工作人员苦笑着:“三船扶一是上位阴阳师,我们的人他早就察觉了,但一直没有特意避开,直到昨天,我们监视到三船扶一进入一个小区之后,彻底失去了踪影。”

“没有仔细查看吗?”陈通人拍着桌子站了起来,他思考的时候,习惯在房间里踱步。

“有的,我们的人等了很久,发现三船扶一没有出来,就进到小区里面秘密察看了,各家各户都进行了调查,确实没有发现踪影,连打斗的痕迹都没有。”

这不可能,所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一整个高手就这么说消失就消失了,根本不合理,将来要是岛国的武道界问起来要人,他们怎么回复。

三船扶一在海都,他们的监视下,就此消失了?

陈通人的脑门上不禁沁出汗来,意识到问题可大可小,他也有点慌乱,俯身按出一个内线电话:“让严玄和林丹丹两人过来。”

“你先把报告放在这里,这件事情你交代下去,部严格保密,不许私传。”陈通人放下电话交代着,挥手让手下出去了。

没多久办公室的门再次响起,进来一男一女,男的长相颇为英俊,只是一只鹰钩鼻看上去带了点破相,女的风姿飒爽,相貌却不太起眼,皮肤偏黑,但一双眼睛却炯炯有神,精力十足的样子。

“副所长!”两人进来后,规规矩矩地行礼,陈通人满意地点了点头:“严玄,林丹丹,你们两人作为海都武道所的成员,也有五六年了吧。”

这名男子叫严玄,女子叫林丹丹,两人都是海都武道所的一流高手,地境中期的境界,天赋惊人,也是重点培养的对象,听陈通人这么说,两人对视了一眼:“请副所长明示。”

“很好,”眼前的两人除了在武道的天赋外,思维也很活跃,陈通人将报告递给两人:“看看再说。”

林丹丹先接了过来,她迅速浏览着,随机露出错愕的表情,带着不可思议,将报告递给了严玄。

“你们怎么看?”陈通人端起茶杯,抿了口茶。

“副所长,三船扶一是岛国上位阴阳师,说句难听的,地境巅峰的武修也能斗上一斗,不可能平白无故消失的。”林丹丹率先给出了结论:“就算被杀了,那至少会有尸体,或者打斗的痕迹,除非杀他的人,是他的熟识,但根据报告解读,他在汉唐没有熟人。”

“还有种可能,”严玄也看完了报告,他恭敬地讲报告递还回去:“三船扶一应该是死了,杀他的人,是天境宗师级的高手!”

“那,会不会是白宗师?”林丹丹蓦然想到什么般地,脱口而出。

“白宗师?哪个白宗师?”陈通人困惑地问着。

“白蔻白宗师,”林丹丹一脸的严肃:“据说有人在海都看到她了,但是不是真的不清楚。”

“白蔻?”陈通人眯起了眼睛,回忆着这个人,他顿时打了个哆嗦:“那个女魔头不是失踪多年了,怎么会在海都出现!”

“这……”严玄和林丹丹对视着,两人回答不出来。

“总之事情你们也有数了,”陈通人敲了敲桌面:“现在起,我任命你们两人为此事的专门调查人员,务必要将事情查清楚。”

“是!”

“岛国武道界可能会追究此事,你们要清楚事情的轻重,知道了吗?”

“是!副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