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安安虽然心中也认同,却还是忍不住打击,“少臭屁了你。”

“你看,不信吧,d&o签我的设计,你知道花了多大的价钱吗?”

沐轻舟傲娇的模样,看来是价格不低。

伸出手指头,比了一个“1”字。

沈安安故意气他,“一块钱?”

“噗咳咳……还能在一起愉快地玩耍吗?”

沐轻舟咳嗽两声,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喝了一口茶,嗓子才润过来,“是一个亿!”

沈安安倒吸一口气,“一个……亿?”

一个亿请一个珠宝设计师?

这可谓是天价了!

就算d&o集团是世界第一大珠宝集团,可也不至于烧包到花一个亿请一个设计师吧。

爱笑的蕾丝小美女可爱甜美写真

尤其,只是一个冬季限量版的珠宝。

这足以签约终身设计师的价格了。

沐轻舟挑动眉毛,得意的手舞足蹈,“对啊,打不过我吧,我就是这么强大,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沈安安看着眼前的大男孩闹腾,不禁笑了起来。

既惊讶,也由衷的欣慰。

“确实很棒,很值得嘚瑟!”

沐轻舟忽然不跳了,坐在椅子上却是一声叹息。

“怎么了?”沈安安奇怪,“这是好事啊。”

“你说我签个约一个亿是天价了是不是?”

“的确是天价了!”

沐轻舟郁闷又不忿的言道,“然而,有人为了讨老婆欢心,将我冬季限量的生产线买了下来,本该这周上市的商品一律退后,就是为了让她老婆戴上这球绝版,那才叫出了天价呢。

我的风头,都让那个人给抢光了!”

沈安安惊讶,“不至于吧,买下一个生产线?关键是谁能从d&o这样的龙头老大手里买……”

话说一半,突然打住。

转头看向一直没有说话的宫泽宸,“……不会是你吧?”

沐轻舟轻哼了一声,“可不就是?要不我怎么说小舅舅双标的很呢!”

沈安安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喂,你干嘛买这个啊。”

“送给你!”宫泽宸理所当然。

“可也不用买整条生产线买下来吧。”沈安安惊讶的回不过神。

沐轻舟解惑,“这一套珠宝,d&o是要拿来收藏的,等下一代王后加冕的时候,作为敬献给王后的礼物,但是小舅舅看上了,亲自过去谈的。

最终达成共识,直接买下生产线,我还会再设计一系列的冬季限量,然而再也找不到成色这么好的红宝石了,

刚刚就是在改设计稿子,改用别的材质了。”

每个女人都喜欢被宠爱的感觉,沈安安也不例外。

只不过,这样的大手笔,却让她觉得有些太奢侈了。

不禁佯装责怪,“你这男人,太败家了!”

宫泽宸莞尔,目光却满是正色,“我的女人,一定要最好的!”

事实已定,沈安安也无力反驳,况且她真的很喜欢这套红宝石的珠宝。

这以后应该可以当传家宝了吧?

想到这里,不禁偷偷笑了笑。

这时,宫泽宸言道,“其实花钱买下来并不亏,单这红宝石的成色就值回票价,以后可以传家。”

沈安安一怔。

这家伙该不会是有读心术吧,怎么她刚刚想到,他就说了出来?

“既然整个生产线都买下来,倒不如直接做一个自己的品牌。”沈安安提议道。

沐轻舟支持道,“好啊,我可以给你当设计师!”

沈安安笑道,“我可没有一个亿请你!”

“如果是你的品牌,我当然是免费喽!”沐轻舟言道。

沈安安并未想过做珠宝生意,只是觉得一条生产线与其那样放着或者给了别人管理,还不如自己做。

不然,以沐轻舟的设计,一旦太过量化了,便失去了原有的味道。

“品牌的名字再想想,不过其他的就由你权负责了!”沈安安言道。

沐轻舟急忙摇头,“我可不想管那些让人头大的事,这事儿别找我。”

“不找你找谁?这里就你一个现成的珠宝设计师。”

“那可以让别人去管嘛!”

“不行,就你了!”沈安安斩钉截铁。

沐轻舟一脸苦涩,比被赶上架的鸭子还痛苦。

“为什么?”

沈安安轻飘飘一句,“欺负你!”

沐轻舟“……”

沈安安势在必得看着他,“你看,如果作为设计师来聘请你,那就得花一个亿,那如果我以一个品牌的管理者来聘请你呢?按高规格,一个珠宝品牌的ceo,年薪千万顶天儿了,

然而,你看到手上的品牌,被一帮小设计师设计的不入你的眼,你一定会修改设计亲力亲为,

那么这品牌的东西还是你设计的,我却一下子省下了九千万,这生意划算的很!”

沐轻舟一听,都要哭了。

“凭什么?我不干!”

“由不得你!”

“为什么?”

“因为就是想欺负你啊!”

沐轻舟满脸黑线,“小舅舅,快管管你老婆!”

宫泽宸严肃纠正,“叫舅妈!”

“舅妈就能这么欺负人!”沐轻舟瘪嘴抗议。

宫泽宸悠然自得的往后一靠,“承认就好!来,叫一声。”

沐轻舟懊恼非常,“不叫!”

“不叫?好,那我现在就联系东溟岛……”

“不是说好了不再提集训的事儿了嘛,怎么又公报私仇啊?”

宫泽宸“嗯”的拉了长音,回了一句,“因为想欺负你!”

沐轻舟……

沈安安一拍手,笑眯眯言道,“好了,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那既然沐总今天走马上任,理当邀请我们吃大餐的哈?”

宫泽宸赞同的点头,“确实!”

沐轻舟无语的看着在眼前的两口子一唱一和,简直如哑巴吃黄连一般,真的是有苦说不出啊。

不禁郁闷的控诉,“你,你跟着小舅舅是真的学坏了!”

沈安安毫不在意,摊手道,“没办法,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是我们家的家风。”

宫泽宸则甚是满意的点头,“你舅妈说得对!”

沐轻舟嗤了一声,“什么家风?欺负人?”

沈安安打了个响指,笑眯眯言道,“bgo,回答正确!”

沐轻舟完受不了了,大喊着,“许宁,送客送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