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发突然,这些挤在一起的男生们,都把目光锁定在吴老师身上,根本没人注意我的举动。

连续几棍子抽下去,本来抓住吴老师的几名男生,瞬间吃痛的扬起了头。

背后还挤着好几十名同学,没时间思考,我手脚并用的把面前几名男生给推开,随后一把拽住吴老师的手,喊道:

“跟我走!”

吴老师惊慌失措,她瞪大双眼,吓的都快失去理智,被我拽住手后,还在本能的往后抽缩。

只听背后的男生们愤怒的吼道:

“曹尼玛的!这是谁啊!”

“是李晓,妈的!为了抢这个机会,对自己人动手!”

我没有回头,死死的拽住吴老师,拖着她就沿着楼梯往上冲。

吴老师体力透支的厉害,就这一会儿的时间,已经满身是汗。

身上的白衬衫被撕乱成几段,露出雪嫩的肌肤,只剩下布料极少的黑纹贴身衣物。

脚下的高跟鞋也不知什么时候丢了,裹着肉袜的小脚踩在地面,被我拽着没跑几步,就腿软的摔到在地。

懒懒天真俏丽

吴老师摔到,连带着我也身子往后一仰,辛亏我及时抓住栏杆,不然肯定得又摔到人群里去。

我咬牙站稳身子,第一时间举起甩棍转过头。

果然,身后的男生们步步紧逼,离我只有一两米的距离。

我奋力的横向挥动甩棍,“呼”的一声,那些冲在前面的男生瞬间往后退了半步。

我这才看清楚,不知不觉间,两个班上的男生们,已经都默默准备了武器。

最起码冲出来的这三十几名男生手里,每个人都拿着小刀,匕首,铁棍,尖锥等致命武器。

他们眼色凶狠戾气,根本没有任何人畏惧。

我咽了咽唾沫,举起甩棍对准那些蠢蠢欲动准备带头冲过来的人,同时悄无声息的把双脚移动好,随时准备逃离。

吴老师的膝盖已经被磕出血,不过这点儿伤对于现在的处境,不值一提。

堵在楼梯口的男生们,都盯着我,开口喊道:

“李晓,你特么的什么意思?存心要跟我们大家过不去是吧?”

“想当好人,当大侠?”

“就是脱个裙子而已,可以救我们一条命,你是不是傻了?”

面对大家的质问,我内心无比的坚定。

我相信自己内心深处坚持的良知是正确的!

在大家七嘴八舌的骂我时,我已经慢慢挪好了位置,没有回头,小声对吴老师说道:

“还能站起来么?”

吴老师并不笨,听到我的问话后,立马就支撑起身子。

借着这个机会,我果断的再次转身,拽起吴老师的胳膊就往楼上冲。

刚刚堵住我的那些男同学们,还未反应过来,我已经冲上了楼梯拐角处。

五楼我曾经来过,楼梯边锈迹斑斑的铁门,依旧如初。

甚至到现在门还是虚掩着,没有锁。

回想起当时我们进办公室调查时的情况,我手心也是捏了把汗。

没时间考虑太多,背后的男生们很快就涌了上来。

我拽着吴老师目标很明确,就是那间办公室。

背后的嚷嚷叫骂声,叫骂声,越老越近。

我看着面前的铁锈门,果断的伸手打开。

刹那间,一阵剧烈的凉风迎面吹过,我本能的抬手遮住眼睛,风势很大,把我和吴老师都差点儿给吹倒在地。

那些跟着我们的男生们,也被突如其来的烈风给吹的往后退步。

我眯眼往办公室内看去,里面空空如也,满教室都是飘散的纸张试卷。

我咬了咬牙,一把拽住吴老师的胳膊,把她往办公室内一推。

吴老师还惊恐的问道:

“这……这是什么地方?”

我微微一愣,这明明是教学楼五楼办公室,身为学校老师的她,竟然问我是什么地方?

但情况紧急,背后的男生们已经再次追了上来。

我盯着吴老师,坚定的说道:

“对不住了!”

说完,我快速的伸手拽住吴老师的裙子边,用力往下一扯。

伴随着吴老师的尖叫声,她修长白皙的美腿展漏无疑,白色小内在肉袜的包裹下,衬托出凹凸有致的完美身材,充满诱惑力。

尽管美色尽收眼底,但我还是飞快的转身,把铁门“砰!”的一声关住,自己挡在铁门面前。

几十名男生们已经冲到了我面前,我扬起甩棍,先是打退离我最近的一人,随后大声吼道:

“吴老师的裙子,已经被我撕下了,你们现在对付我,等于是浪费体力!”

我这一声吼,勉强把众人的脚步给停了下来。

不过还是有人喊道:

“别信他,这小子就是想逞英雄!”

“对,冲进办公室!”

直到大家的手机同时震动响起,我才松了口气。

天狼写道:

“恭喜李晓,获得一次免除惩罚的机会!”

“其余同学请回到教室,准备进行下一轮的游戏!”

面前的男生们盯着手机,满脸沮丧,都叹气的说道:

“真叫李晓给拿到了,看来我还是不够狠啊……”

“妈的,早知道老子拿刀子一顿乱捅了,还管什么同学不同学的,曹!”

“走吧,回了。”

这些男生内心最想要的,其实还是这次免死金牌,并不是我。

我也算是有惊无险,不仅完成了内心良知的救赎,还意外获得了一次免惩的机会,运气不错。

等到所有男生都下楼了后,我整理了下思绪,这才小心翼翼的重新把门打开。

也不知道办公室里的吴老师怎么样了。

随着“咯吱!”尖锐的声响,我再次打开了办公室的铁锈门。

门内半空飘散的纸张和试卷,像是永远也落不下地般。

我小声喊了句:

“吴老师?”

我的声音回荡在办公室里,并没有人回应我。

我抬脚踏进办公室,半空中本来飘散的试卷纸张,瞬间往下坠落。

办公室并不大,我左右四处寻找,连桌子底下都没有放过。

越找,我心里越惊,砰砰砰的都快要嘣出来。

因为,吴老师不见了……

我愣在原地冷汗直冒,呼吸也越发急促,不死心的又喊了几句:

“吴老师?你躲在哪儿?”

可事实告诉我,刚刚被我推进办公室的吴老师,确确实实,消失了!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