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分钟后,一名面色苍白的青年,出现在王铁柱的诊室中。

看了对方一眼,王铁柱指了指面前的凳子,说道:“请坐吧,说说看,到底什么情况?”

他刚才仔细的看了青年一眼,还真的没发现有什么问题。

而他一眼看不出问题来的,都比较少见了。

“不舒服!很不舒服!反正就是浑身不舒服!也说不出来,哪里不舒服!”

庄贤面色苍白的开口说道。

闻言,王铁柱点了点头,他从其他医生那里也问清楚了,这个人就是一直说不舒服,然后脉象无比的迟缓,脉象肯定有问题,

但是无法诊断,问题出在哪里。

“我来给你把把脉吧。”

王铁柱笑着开口。

“又是把脉?我说你们能不能有点其他手段啊?”

庄贤不满的说道。

鲜花美人红唇娇艳让人想一亲芳泽

“望闻切问!这是中医主要的手段!”

王铁柱并没有生气,一般病人有病在身,心情自然都不会好到哪里去,态度恶劣一些他也可以理解。

庄贤闷哼一声,这才伸出手掌。

将两个手指轻轻的搭在庄贤的手腕上。

果然,脉象晦涩,迟缓,宛若西山迟暮。

这种脉象,如果在一个行将入土的老人身上出现,那还说的过去,但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年轻人身上的。

心中一动,一缕灵气顺着手指进入庄贤体内。

片刻功夫后,王铁柱嘴角掀起一抹淡淡的笑意,说道:“问题不大,我给你开个药方,回去补补就好了,最多三天,就能恢复。”

看着庄贤拿着药方离开,王铁柱双眼微眯。

“庸医!”

从诊室离开之后,庄贤嘴角掀起一抹冷笑,交了钱,拿了药后,便离开了。

傍晚时分,东方集团总裁办公室……

“总裁,我按照您的意思,拿了药,药已经吃了,这是药方。”

庄贤战战兢兢的将药方送到了东方明面前。

从庒贤手中接过药方,看着上面王铁柱的签名,东方明嘴角掀起一抹冷笑,沉声说道:“你做的不错!”

“多谢总裁夸奖,多谢总裁夸奖!”

庄贤大喜过望。

能够得到东方明的赏识,那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情。

“不用客气。”

庄贤淡淡的说道,“鉴于你做出的杰出贡献,我会给你妻儿一大笔钱,足以确保他们未来,衣食无忧。”

“谢谢,谢谢总裁。”

庒贤大喜过望。

不过很快,他就意识到这话怎么听着这么怪呢?为何是给他妻儿一大笔钱,而不是给他一大笔钱?

见东方明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庄贤试探性的问道:“总裁,是假死,是吧?”

“假死?”

东方明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本来是假死,不过现在,我改变主意了,只有死人,才会保守秘密,才不会有任何的破绽。”

“你……你不能杀我!”

庒贤面色大变,满脸的惊慌之色,转身就要冲出办公室。

但当他转身的时候,面对的是面无表情的陈雷。

“柳医生,请便。”

东方明将目光转向身边的一名带着厚重眼睛,面色阴翳的中年人。

柳青是一名医生,不仅精通西医,对中医也颇有研究,是东方家族的私人医生,前两天从京城来到东水市。

东方集团最近一直没什么动作,没针对苏家和常家,那是因为时机未到。

只要时机一到,东方亮就会强势出手,让苏家和常家付出代价。

不过,东方明没有放松对王铁柱的监视。

在发现王铁柱竟然去百草阁坐诊的时候,就想到了一个计划,他要让王铁柱,身败名裂。

哪怕他和王铁柱没有什么私人恩怨,但东方亮的丑闻,是王铁柱一手操作,东方家族的名誉因此受到了很大的影响,王铁柱,

是东方家族的敌人。

所以,他不会放过任何打击王铁柱的机会。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晨八点钟,王铁柱的手机猛然间震动起来。

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是陈大康打过来的。

接通。

电话刚接通,电话里就传来了陈大康那气急败坏的声音。

“王……王总,出事了,出大事儿了。”

陈大康急切的说道,“昨天有个叫庒贤的患者死了!没想到,这个庄贤是东水集团的人,现在东水集团的人在药店门口闹呢!而

且他们不同意私了!”

“东方集团?”

闻言,王铁柱嘴角淡淡的笑了笑。

果然是东方集团在搞鬼。

“他们想私了,我还不同意呢。”

王铁柱笑着说道,“我马上过去处理!”

“啊?哦!”

陈大康有些懵逼,他没想到,都闹出人命了,王铁柱竟然还能笑的出来。

挂掉电话后,王铁柱甚至于哼起了小曲。

东方明,总算是有动作了。

要是东方明再那么冷静,什么事情也不做,他心里还慌呢。

还未到药房前呢,王铁柱就看到药房前围满了人,通往药房的大门已经被堵住了,水泄不通。

摇了摇头,王铁柱无奈,为了对付自己,东方集团,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将车停靠在路边,王铁柱向着药房门口走过去。

“怎么回事儿啊这是?”

王铁柱冲着身边一看热闹的大妈问道。

“听说是药房开药吃死人了。”

大妈说道,“而且还是东方集团的人,东方集团的领导来了,不同意私了,说东方集团不差钱,要为民众讨回一个公道!”

“说的这么大义凌然。”

王铁柱嘴角抽搐了一下,向着前方挤了过去。

“挤什么挤啊?”

前方的人不满,回头冲着王铁柱喝道。

“我要是不来,你们热闹看的就不过瘾了。”

王铁柱淡淡的说道,“我就是那个开药吃死人的医生啊。”

王铁柱身体微微用力,很快就挤了进去。

挤进去之后,他就看到在地上的一张草席上,庄贤躺在那里,面色苍白,嘴唇都已经发青了,浑身僵硬,好像死去多时的模样。

而在不远处,一名西装革履的中年人,正在和陈大康交涉,两人都显得很是冲动。

看到王铁柱出现,陈大康赶忙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