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寒听到马宝驹这么说,微微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说道:

“这一点对他来说,想掩饰过去并不是太难的事情,毕竟现在是战争时期,与家人音讯皆无,那也是说的过去的,况且他的老家在满洲,日本人在那边如果要伪造几封书信,那还不是易如反掌吗!”

马宝驹听了林寒的话,笑着点了点头继续说道:“真的是日本人伪造几封书信,那反而好了,就可以顺藤摸瓜,知道来信的到底是他的家人还是其他什么人?”

“宝驹,你说的也对,虽然我们取证可能有些困难,但是也不失为一种有效的手段,这件事情可以做,明天我会和峰哥仔细的商量一下,看采取什么有效的方式来做这件事情,不能让他有所察觉。”

林寒说完之后,又问马宝驹:“最近有没有池州他们的消息?”

马宝驹笑着说道:“主任,刚才我已经和池州通过电话了,他住的地方离我们这里不太远,他说一会儿会过来向你汇报。看时间他也应该快要到了吧!”

林寒高兴的点点头,说道:“那就好,希望池州能够带来一些好的消息。”

然后,他又和马宝驹聊了一阵今天戴笠在会上所说的,关于成立一个“特别事件调查组”的问题,由于事后并没有得到戴笠的确切指示,反而让他有些担心这件事情会不会难产?

这时,就听到门外传来敲门声。马宝驹走到门边打开了房间门,看到汤池州站在门外,就连忙把他让进了房间。

汤池州走进来对林寒说道:“老大,终于又见到你了。”

林寒笑着对他说道:“池州,你说得好像我们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一样,有什么新情况?说来听听!”然后指了指旁边的椅子:“来,坐下来说”

汤池州立刻坐了下来,一脸无奈的对林寒说道:“老大,发生了一个突发的情况,真是让人有些哭笑不得。”

拿相机美女文艺美好小清新写真

林寒看到汤池州这个样子,有些意外的问道:“陆小姐出了什么事情吗?”

汤池州听到林寒这话,反而愣了一愣,笑着说道:“啊,老大,你真是半仙啊,还会掐指一算?不过这事还真让你说着了,的确和陆小姐有关。”

林寒和马宝驹互相看了一眼,马宝驹有些担忧的问道:“池州,陆小姐怎么了,不会出了什么意外吧?”

汤池州赶紧说道:“那倒没有,陆小姐没有出什么意外,但是发生了一件令她非常尴尬的事情?就是杜贵成突然追求起她来了,不仅给她送了鲜花和礼物,还约好下一次外出去游玩。”

林寒既意外又吃惊地看着汤池州,说道:“这杜贵成到底想干什么?是他对安妮已经绝望了,还是别有所图?”

马宝驹也有些担心的问道:“会不会陆小姐露出了什么马脚,被杜贵成看出来了?”

汤池州赶紧摇了摇头说:“老大,马股长,陆小姐的工作做得非常到位,肯定没有被杜贵成发现她的真实身份。”

林寒还是有些意外的说道:“难道杜贵成真的是看到陆小姐长得漂亮,就动了猎艳之心,这不像他的一贯做法啊!”

“是的,老大,我和郑州、老潘他们都仔细探讨过这件事情,我们也觉得杜贵成这样做有些出乎人的意外。”汤池州连忙说道。

林寒略微沉吟了一下,对汤池州说道:“池州,这件事情你们务必要小心,特别是要保证陆小姐的安。你们做行动计划的时候,一定要把此事当成杜贵成已经有所觉察来对待。我们千万不能小看像杜贵成这样心胸狭窄,睚眦必报之人,这样的人什么事情都可能干得出来。”

汤池州连忙答应道:“好的,老大,我明白了。”然后,他又继续说道:“而且还有一点,最近杜贵成的行动明显减少了,反而是风花雪月的事情多了起来,也没有看到他和其他人有什么联络,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他听到了什么风声,蛰伏起来了。”

林寒这才平静的说道:“杜贵成这个人本来就比较小心谨慎,而且天性可疑,他做出这样的举动,说明他还是有所察觉的,可能只是对陆小姐产生了一定的怀疑,也许他想通过追求她这样的方式,来更进一步了解陆小姐。”

汤池州和马宝驹都点了点头,他们也认为林寒说得也言之有理。

林寒又继续问道:“池州,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他们租住的那栋楼房的主人到底是谁?有没有查出来?”

汤池州连忙说道:“老大,这件事情我们通过其他的渠道基本上已经查清楚了,那一栋两层楼的小楼确实是属于炮兵团的杜彼道所有。”

“果然是他!”林寒毫不意外的说道。

马宝驹听到汤石洲这么说,也点了点头。

“这么说来,这件事情和我们之前猜想的一样,杜贵成和杜彼道之前就是认识,而且有联系,难道是……”

说到这里,马宝驹突然停住了,没有再说下去,而是看了林寒一眼。

林寒马上就明白了马宝驹的意思,他笑着说道:“宝驹,你的意思是不是他们中间还有一个介绍人,正是这个介绍人才让他们两个熟识的,作为四川人的杜彼道和杜贵成本来并没有什么交集。”

马宝驹点头说道:“是的,主任,我就是这个意思。”

林寒毫不有迟疑的说道:“看来我们以前真的忽视了郑科长的作用啊!很有可能他就是这一个关键的中间人!”

汤池州虽然知道一直都在对郑科长进行调查,但是并不清楚现在的进展情况,他听到林寒这么一说,他就敏锐的感觉出林寒现在已经掌握了一些郑科长的可疑证据。

林寒看着汤池州说道:“池州,今天我们通过峰哥那边进行的秘密调查,掌握了一些郑科长可疑的证据,现在看来他的嫌疑确实是越来越大了。”

汤池州有些不解的问道:“自从‘老王’根据郑科长的要求,转移到了上清寺附近的诊所里之后,到现在都毫无动静。黄天邦和万春林带着他们的手下,一直都严阵以待,可是没有出现任何意外。”

马宝驹也说道:“万春林会不会是一个两面三刀的人,一方面和我们称兄道弟的,私底下又和郑科长狼狈为奸。”

林寒肯定的摇了摇头说:“通过我和万春林的接触,我认为他还是一个有底线的人,应该不会和郑科长同流合污。”

随即他又对汤池州说道:“池州,我们可以将计就计,让陆小姐和她周旋。不过你一定要注意保护好陆小姐的安,不能让她出现任何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