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最快更新麻衣神算子最新章节!

听到周志轩补充的那一句方媛有点疑惑,震天府那些刚刚有点兴奋的人,彻底垮了下去。

几个人相互看了一眼,然后齐齐跪在了凹凸不平的石头堆里。

我笑了笑说:“行了,搞得我跟个大恶人似的,我可从来没有和们生过气。”

几个人还是不敢起来。

周志轩就道:“怎么还让老板亲自扶们起来啊!”

马七道了一句“不敢”,然后连忙站了起来。

剩下的四个小家伙,看到马七起身,这才跟着站了起来。

方媛这个时候慢慢重复了一句:“盘古世界?就是我们的这个世界吗?”

我点头。

再看远处,魔道纵有四重天,可也不敢和鬼帝交手,竹谣一副不尽兴的样子,步步紧逼,最后魔道干脆在空中跪下,然后哭丧着脸道了一句:“鬼帝大人,求您了,大人有大量,就饶了小道这一次吧。”

我怕竹谣一会儿失手给那魔道打出一个好歹来,我再不能问问题了,就对着天空中说了一句:“行了竹谣,带他过来吧,我有话要问。”

唯美绽放可人甜心美眉

竹谣这才不情愿地“哦”了一声,然后一条触手化为锁链,直接锁住魔道一把向我这边甩了过来。

很显然,她这是在撒气,这力度,那魔道摔不伤。

不过那魔道却不敢施术,他生怕自己一施术,再给了竹谣动手的借口。

“嘭!”

魔道重重地摔在我的面前,地面上都被他砸出一个深坑来。

他的体魄不错,并没有受伤,摔倒之后,他立刻在深坑里跪好,然后对着我这边不停地磕头,同时说了一句:“拜见圣尊!”

我对着魔道笑了笑说:“听刚才说,能从华北分局得到一些消息,说来听听,是以什么身份从华北分局获得消息的。”

魔道先是对着我磕了一个头,然后赶紧答道:“是这样的,我在华北分局谋了一件不起眼的差事,平时以渡劫天师的身份,在这一带活动,因为我号称常年闭关,加上我露出的修为在整个华北分局都不算高,所以存在感很低,也没啥人注意到我。”

“而且我三四十年假死一次,然后换个道号重新来过,所以也从来没有引起别人的怀疑。”

“这样我可以一边探听外面的消息,一边在我这结界和小规则里面做我的逍遥神仙。”

我点了点头说:“这么说,倒是解释的通。”

魔道再次磕头说:“小道句句属实。”

我再笑了笑说:“手下这些年沾染了不少无辜吧?”

魔道立刻说:“这……”

他有点不敢回答了。

我瞪了他一眼,他立刻跪下狂磕头,然后说了一句:“圣尊饶命,我一时鬼迷了心窍了,我修的功法太过害人,有时候我会迷失自己,杀心一起,我自己都控制不住,不过我杀人并不多,这一百多年,我也才杀了一百多个而已……”

我沉声道:“一年一个,几乎每年都开杀戒,还嫌少?”

魔道再次疯狂地磕头认罪。

我继续问:“和我身后的方老正、方媛,有没有血缘关系?”

听到我这么问,方老正终于回过神来,不过他只是听到我叫他的名字,不由的“啊”了一声。

方媛则是跟着问了一句:“我们和他有血缘关系?一个神仙?”

魔道看了看方媛和方老正,就点了点头说:“的确是,小道在一千多年前犯下了一个大错,不仅害了最好的三个朋友,还把自己一家老小差点杀绝了,最后跑出去一个半大小子,我追上去封了他的记忆,放他在世间生活,并没有杀他,您身后的两个人,的确是我那会儿留下血脉的后裔,他们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我就认出来了,所以只要是他们带来的人,我都不会伤害。”

“只是这次,我看到了厉害的修士,恰好魔性被激了起来,一时没控制住。”

竹谣这个时候已经飞了回来,她瞅着魔道说了一句:“那后来怎么又控制住了,不和我打了?”

魔道的眉心闪过一丝黑线,然后尴尬地说了一句:“被圣尊和您给吓的,本能告诉我,我再打下去有性命之忧,就算是魔性的杀戮再强,也强不过想要活下去的本能。”

“仙、魔本是两种心境,而他们的基础便是活着。”

竹谣没好气地说了一句:“倒是挺能整词儿的!”

魔道赶紧说:“不敢,不敢!”

我继续问:“害的三个朋友,应该是狐子沟的狐仙,狼王洞的狼妖,以及老爷庙的一位修者吧!”

魔道点头说:“圣尊明见。”

我继续说:“好了,说一下当年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这四贤村会变成这样,对了,要说的详细一点,若是敢有半点隐瞒,我就让万劫不复。”

我问了几个问题,魔道的回答都不曾与散阳子、创世天书有半点联系,哪怕是和八极镜、净古派也没有联系起来。

我需要从接下来的故事中找出一点线索。

这方面的问题,我不准备直接问,因为直接问来的可能都是对方带着防范心理说出来的,不一定是完整的,但是从故事中自然讲出的,就不一样了,很可能会是部的真相。

魔道沉默了一会儿才继续说:“我本名方无言,早在千年前就荣登上界,可上界人才济济,三重天仙多如牛毛,我的修为反而不值一提,所以我在游离了上界一段时间后,就决定在巫灵族的地界内,找一处地方隐修。”

“因为上界实在是太乱了,一个不小心就会有修士杀了,夺取的法器和功法。”

“背后没有依靠,没有高人罩着,那就只能卷缩起来做人。”

“本来我在巫灵族修行很好,可一晃五百年后,我还是被人发现了,他不由分说,上来就要杀我,他用一面奇怪的镜子将我打成重伤,从那之后,我的身体里就留下了一股极强的魔气,我的修为也是开始锐减。”

“上界待不住了,我就偷用巫灵族的阵法,传送到了下界,来到了华北分局的地界上。”

“到了下界,我一边压制自己的魔性,一边到处游离,最后来到了四贤村。”

“我记得很清楚,那一日我恰好魔性再次发作,我当时难以控制自己,可道心告诉我,又不能妄造杀孽,所以我便准备自行了断。”

“可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三个人,他们连手救了我,并帮我封住了身上的魔气。”

“他们便是我后来的三个好朋友,狐子沟狐仙媚无邪,狼王洞狼王诸葛彤,以及老爷庙柳灵千不死。”

“他们三个道行都过千年,而且为人和善,在他们的护佑下,四贤村风调雨顺,人丁兴旺。”

“也不知道村民是从那里听说的他们三个,村里还修了一座老爷庙。”

“老爷庙旁边有一株十人环抱的柳树,那便是柳灵千不死的真身。”

“里面修造千不死的神像,旁边还有两个辅庙,分别修了媚无邪和诸葛彤的神相。”

“他们三个便成了养一方水土的神仙。”

“而且还是四贤村的村民为他们正的名。”

“我最后也在那个镇子住了下来,还娶妻生子,成了四贤村的一个大家族。”

“我还创立了四贤门,广收道徒,震天府的创立者,马震天,就是我的徒弟之一。”

“我在四贤村附近的山中闭关修行,而且长时间不入世,我和我那三位朋友每天在深山里待着也是好不快活,我们一起修行,一起论道,可这一切只持续了四百年。”

“四百年后的某一天,镇子上来了一个奇怪的道士,他的背上背着一个荆条的篓子,里面扔着一些杂草,在杂草上躺着一个光溜溜的男婴。”

“那是时节,已经入了深秋,那小孩被冻的‘哇哇’直哭,四贤村民风淳朴,就有人上前要给孩子一张被褥裹上,谁知那怪老道就说了一句,‘这孩子生的不干净,死了最好,们不用可怜他,若是给他长大了,说不定灭了这个世界’,听到这话,村里人都觉得他是一个疯子。”

听到这里,我脑子里的《创世天书》微微波动了一下,我基本可以确定,那荆条背篓里的孩子,就是散阳子。

可背着散阳子的人又是谁呢?

我没有打断魔道方无言,而是让他继续讲下去。

我想要知道的答案,很快就能在接下来的故事中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