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免暴露行迹,乔安在靠近黄铜山口的林间降落下来,给自己加持上“隐形术”才重新起飞。

康蒂变身的麻雀从斗篷兜帽里探头出来,在乔安耳畔发出一阵清脆的叽叽喳喳声。

“野性变身”改变了她的生理构造,麻雀的喉咙无法发出人类的语言,无论说什么听起来都像鸟叫,好在包括智力在内的精神属性没有改变,否则就真变成一只“傻鸟”了。

乔安听不懂康蒂在叽喳些啥,好在不难猜出她的用意,转头轻声对她说:“接下来我要飞到尼塞西堡垒上空进行侦查,为免被敌军哨兵觉察,提前加持了‘隐形术’,你躲进我的斗篷兜帽里,同样会受到‘隐形术’的庇护,不用担心暴露行迹。”

麻雀乌溜溜的小眼睛流露出放心的神态,心满意足地缩回斗篷兜帽里去了。

乔安压低飞行高度,俯瞰尼塞西堡垒。令他欣慰的是堡垒依然健在,并未被火巨人佣兵彻底摧毁。

然而仔细观察过后他的心情就转为低落——堡垒上重新建起一座哨塔,哨塔上飘扬着一面海蓝王国的旗帜。

由此可见,瓦萨中校的确是按照当初的计划向维尔将军投降了,这座堡垒也被维尔将军的部队接管,成了海蓝边防军的前哨阵地。

堡垒周围的兵营和围墙明显有整修过的痕迹,营地里出出进进的都是身着海蓝军装的官兵。

乔安在营地上空盘旋了两圈,发现堡垒背后的仓库区被圈起来,额外设置了许多岗哨和卫兵,显得戒备森严。

乔安稍加思索就猜出仓库区被维尔将军改造成了战俘营,包括瓦萨中校在内的俘虏此刻很可能都被关在仓库里。

他深深看了仓库两眼,将周围的地形牢记在心,过后掉头飞往营地外围。

水手服长发女神海边放飞热气球

在坍塌的城墙附近,搭建其许多乱糟糟的帐篷,与秩序井然的海蓝军营构成鲜明的对比。驻扎在这里的是豺狼人女王阿尔法的部队。

乔安掠过豺狼人营地,四下搜寻火巨人的身影,却一无所获。

火巨人佣兵团乘坐的那艘能在陆地上航行的魔导战船也没了踪影,想必是在尼塞西堡垒陷落不久便撤回南方去了。

这一发现令乔安暗自松了口气,在所有敌军当中,他最忌惮的就是那群恍若神魔的火巨人佣兵,如今这群凶神恶煞已经离开前线,成功解救战俘的希望便又增大一分。

经过一番空中侦查,乔安对敌营的情况有了初步了解,若想实施营救计划,接下来还得设法混进敌营。

怀着满腹思虑,乔安飞离尼塞西堡上空,在附近的树林中降落下来。

康蒂从他肩头跳下来,变回原本的形态,兴冲冲地问:“接下来我们是不是要设法混进敌营?”

乔安点了下头。

“我有个好主意!你可以变成豺狼人,我呢,就变成一条鬣狗,趁着天黑混进营地,想来不会有人觉察。”

“这事儿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乔安苦笑着向她解释。

“豺狼人兵团表面看起来乱七八糟,军纪混乱,其实乱中有序,每个战团都有自上而下的组织架构,战团的首领也被称为‘百夫长’,下级军官称为‘十夫长’,每名十夫长手下有十来个匪徒,居于所有战团顶端的则是豺狼人女王阿尔法。”

“如果我随便变一个豺狼人进入营地,没有明确的职位和身份,连自己隶属于哪个战团都说不清,这样一张生面孔太扎眼,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

“说的也是啊……”康蒂挠挠头,忽然眼睛一亮:“我又想到一个好主意!不如咱们都变成鬣狗,鬣狗总不会有什么严密的组织架构吧?就算是生面孔,也不会引起敌人的注意!”

“哈!这倒的确是个好主意,”乔安两手一摊,“可惜我只会变人,不会变狗。”

“呃……对哦,你不会‘野性变身’,这就有点麻烦了。”康蒂面露愁容。

“先别急,豺狼人是夜行性生物,等天色黑下来,他们就会活跃起来,到时候肯定会有豺狼人离开营地外出游荡,咱们乘机找个落单的家伙,打昏拖进树林……”乔安微微一笑,“接下来就好办了。”

两人在林间吃了些干粮,耐心等到夜幕降临,豺狼人营地果然变得喧闹起来。

打了一下午盹儿的匪徒们纷纷走出帐篷,通过酗酒、聚赌和斗殴来发泄过剩的精力。

间或三五成群离开营地,身上还都带着刀剑,明显是要外出狩,至于是去山林中追逐野兽,抑或劫杀路人乃至附近镇上的居民,那就不好说了。

出于保险起见,乔安没有对成群出动的豺狼人下手,直到看见一个豺狼人独自离开营地才给康蒂使了个眼色,借着夜色与林荫的掩护悄悄向那个浑然未觉的匪徒潜行过去。

那家伙一看就是在豺狼人族群里混得很惨的底层小喽啰,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皮甲,连像样的兵器都没有,扛着一根大头木棒,弓着腰埋头赶路,一副愁眉苦脸的倒霉相。

唯一差可告慰的是他并不孤独,一条瘦骨嶙峋的斑点鬣狗,不离不弃的跟在他身后。

豺狼人闷闷地想着心事,根本没有觉察到路边林间有两双眼睛正在窥视自己。这时林间忽然传来异常动静,使他吃了一惊,连忙紧握大棒扭头望向声响传来的方向。

与此同时,一只半透明的魔力大手陡然自林中飞出来,一把将他扼住,随即拖回林间。

强横的握力透过巨掌袭遍身,这倒霉的豺狼人连惊呼都来不及就被捏得昏死过去。

跟随在豺狼人身后的那条鬣狗惊觉主人遇袭,冲着林间呲牙裂嘴吼叫起来,似乎在给自己壮胆。

一支龙骨回旋镖呼啸着飞出树林,砰地一声砸在鬣狗身上,狂吠戛然而止。

鬣狗被回旋镖击倒在地,翻滚着试图跳起来。

然而附着在回旋镖上的冰冷魔力使它感到透体生寒,冻得浑身发僵,行动也变得格外迟钝。

康蒂抬手接住倒飞回来的回旋镖,拾起豺狼人丢在地上的大头木棒,冲到鬣狗跟前挥棒猛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