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照片?”

聂鹏天的面色,顿时阴沉了下去。

扬飞组织这个小聚会,有些突兀,现在又有对他不利的照片,这显然更像是有所准备。

但是现在,聂鹏天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他迫切的想要知道,扬飞手中,到底有什么照片,对他不利。

“这个……我给你看可以,但聂少,你可不要生气啊。”

扬飞故作关心的说道。

实际上,他若是真的关系聂鹏天,私下里给他就可以了,没必要在众人面前。

显然,扬飞想要将聂鹏天拉下水。

这很是明显的小计俩,如果冷静下来,肯定一眼就能看穿了,但现在聂鹏天一点都不冷静。

实际上,他就不是一个容易冷静的人,他本来就冲动。

“你废话那么多干嘛,给我拿出来。”

清纯唯美森林里的红裙子女生图片

聂鹏天不耐烦的厉喝道。

“好,好,聂少息怒,我这就拿。”

扬飞一边安慰聂鹏天,一边转过头,在转头的时候,嘴角掀起一抹阴谋得逞的笑容。

这时候,其他的人也都被两人的对话吸引,想要看一看,扬飞到底会拿出什么东西,会对聂鹏天非常不利。

于是,扬飞拿出了这两天来,他让人跟踪王铁柱和苏小汐拍摄的照片。

这两天以来,王铁柱和苏小汐一直在游山玩水,所以照片也非常多。

而且,照片上,两人举止也非常亲密,就像是一对小情侣一样。

看着那些照片,齐龙拳头紧紧的握起,虽然他已经不对苏小汐存在什么念想了,但看到这些照片的时候,心中依然感觉到有一

团火在燃烧。

毕竟苏小汐是他的女神啊。

结果现在女神投入了别人的怀抱。

“草!”

看完照片之后,聂鹏天无比的愤怒,直接将面前的烟灰缸砸在地上。

苏小汐,可是他的未婚妻,现在竟然和一个年轻男人游山玩水,举止如此的亲密,做为一个男人,这不能忍!

特别是,这些照片,被包间里的所有人都看到了,这更是令他无比的愤怒。

当众人那古怪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时,他更是觉得,自己脑袋上,好像顶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一般。

“草!老子一定要苏家给我一个交代!”

聂鹏天大怒,面色显得很是狰狞。

“这个……”

扬飞说道,“聂少,我觉得这种事情,让家族出面,那就太丢人了,难道,你还想让聂家的人,也知道这件事情吗?万一消息传

出去,搞的满城皆知的话……”

“对,你倒是提醒了我。”

聂鹏天陡然间惊醒,目光冰冷的扫视过在场的每一个人,寒声说道,“今晚上的事情,你们最好守口如瓶,如果谁要是将消息给

传出去,那就是和我作对,那就是和我们聂家作对,你们听到了吗?”

“不会,我们发誓,绝对不会乱说的。”

一群人赶忙做保证。

这次聚会,是扬飞组织的,多是一些二流、三流世家的子弟,其中,聂鹏天的家族,是二流家族中的佼佼者,甚至于有希望晋

升到一流家族之中,所以,众人都比较给他面子。

“如此最好。”

聂鹏天面色阴沉的点了点头,看着照片,寒声说道,“照片上这个丑逼,你们谁认识?知道他是干什么的?老子发誓,老子一定

弄死他!”

竟然和苏小汐如此亲密,聂鹏天怒火中烧,他发誓,一定要弄死王铁柱。

“阿嚏!”

此时,王铁柱正在外面抽烟,突然间打了一个喷嚏,自语道,“无缘无故的,该不会有人骂我吧?”

“咦?这个家伙,好像在哪里见过啊?”

看着照片,聂鹏天突然间轻“咦”一声。

“聂少见过?”

扬飞沉声说道,“这个家伙,不仅勾搭聂少的女人,而且还出现在聂少面前过,其心可诛啊,聂少。”

“草特么的,不管他是谁!老子都要弄死他!”

聂鹏天寒声开口,再次问道,“谁认识他是谁?告诉我,我欠他一个人情!”

他只是看着王铁柱有些眼熟而已,并不认识。

坐在沙发上,齐龙冷眼旁观,他自然知道王铁柱,在青阳县城的时候,他就认识了。

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

现如今,扬家在王铁柱的折腾之下,已经从一流家族跌落到了二流家族,而且这种下跌的趋势根本就没有减缓,也许,要不了

多久,可能连二流家族都保不住。

他是见识到了王铁柱的手段。

所以,最明智的做法就是明哲保身,以免齐家受到牵连。

他看的很清楚,扬飞这么做,是想要拉着聂鹏天下水。

不过,他可没有提示聂鹏天的意思,聂家一旦被拉下水,对于齐家来说,可不是坏事。

见没人说话,扬飞将目光转向齐龙,看似不经意的问道:“齐少,你认识这个人吗?苏小汐以前在青阳县城,你也在,也许这个

家伙,是青阳县城的人呢!”

草!给自己下套?拉老子下水?

齐龙冷哼一声,淡淡的说道,“不认识。”

齐龙的回答有些令扬飞预料不到。

而且,齐龙的态度,也令扬飞很是不解。

以齐龙对苏小汐的感情,看到这些照片,应该义愤填膺,暴跳如雷才对啊。

他丝毫不怀疑齐龙对苏小汐的感情,否则的话,当初也就不会为了追求苏小汐,跑到青阳县城去了。

“你再仔细的看看。”

扬飞有些心急的说道,“这个家伙,我们大伙都不认识,他很有可能就是苏小汐在青阳县城认识的,毕竟苏小汐这两年一直在那

里!”

“我说不认识那就是不认识。”

齐龙冷冷的开口。

扬飞越是如此急切,越是能看出,他想要将齐家拉下水的心思。

扬飞也感觉到了齐龙的警觉,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心急了,于是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好吧,看来是没人知道,这个家伙是什

么人了。”

“哼!没人知道也没关系,我自己去查!”

聂鹏天阴沉着脸。

这件事情,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他要将这个给他带了“绿帽子”的家伙给找出来。

“嗯?我见过这个家伙!”

加在这时候,一道惊呼之声突然间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