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玄气急败坏,他一把踢开碍眼的椅子,在几名核心弟子的簇拥下,往萧开天等人所在的地方奔去。

来到庭院处,他远远便看见萧开天一人,站在一个假山石头上面,周围围了一群的道士,一个个都伸长了脖子,正在听他慷慨激昂的讲话。

“相信我刚才说的一番话,大家应该深有感触,”萧开天扫了眼下面的道士们:“t值资源的共享,很重要的前提是彼此劳务能力付出的均衡。”

“但是在离境宫,我们看到这样的公平了吗,”他说着指着一名道士,那人缓缓摇了摇头,他又指着另外一名道士,后者也摇头,萧开天这才继续:“因为我们可以很容易得出一个结论。”

“付出越多,并不代表拥有越多,离境宫的价值观,共存的观念,只是基于无能者对实力者的腐蚀和附庸,他们犹如寄生在体内的蛀虫,吸收着属于创造者的我们的能力,无限贬低我们存在的意义,将这种吸食变得合理化,正常化。”

“我们愿意去过这样的生活吗,碌碌无为无所争度过自己的修真生涯,浪费修真的青春,我想所有的人都应该对此说不。”

“我们冒着风险,探索星空,争取回来的t值,有何理由无偿共享,不应该珍惜保存起来,作为我们自己未来的资本吗,你们想过购置产业,赢取顶级女修的青睐,出入前拥后簇,这样的事情吗。”

“我告诉你们,这些都不是梦想,完全不是离境宫说的,这些都是空谈幻想,而是比共享阶层更为合理的现实,道友们,是我们该觉醒努力奋斗的时刻了。”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让我们为真正的民主自由而奋斗。让那些站在我们头上,却只会吸取我们t值、剥削我们的所谓长老、掌门,在我们的怒吼中颤抖吧,我似乎看到了,整个离境宫在我们内心的呼喊中支离破碎。”

“……”

巴拉巴拉一大堆话,跟打机关枪一样,听得一群道士们是热血沸腾,很快这群人就鼓掌起来。

“说的真好,醍醐灌顶。”

娃娃脸少女开花树下好活泼

“对啊,我以前怎么没有想到呢,最近我出去接了很多的任务,结果呢,我自己的t值还是没有多少提升,凭什么我把自己努力赚回来的t值,和只会呆在家里的人做分享。”

“萧开天,我们支持你,我们要自主自立。”

“打倒离境宫……”

“萧开天,你在干什么,散布谣言混淆视听,”静玄怒火攻心,他带着一众亲近的弟子,围了过来:“大家给我散了,在这里聚众成何体统。”

哪知道他话一出口,道士们就不干了,一看静玄过来,全部围了上来。

“长老,你给个交代,我最近拿回来的t值一共两千多点,为什么都分了,那我自己的好处呢。”

“对,对,说是平均分配,我们可以理解,但是你和核心内门弟子,为什么都不需要出去接任务,还能享受t值。”

“还有,萧开天刚才计算过了,你们的提点比我们都高,我们一线人员觉得不公平。”

静玄顿时觉得脑袋大了,这个萧开天完全就是来搅局的,离境宫自从联手清理了“不合群”的宫主后,一直以来相安无事,偏偏来了个萧开天,本以为只是不起眼的角色,哪知道今天就出了乱子。

整个庭院都挤满了道士,互相推推揉揉的,这群修士早就被驯化,不敢真的动手,萧开天等人看了也觉得好笑,早知道是这样的孬种,他们早早就强行离去了。

“给我——退!”静玄猛地大喝一声,如钟声般的声音层层扩散出去,这一喝里面多少蕴含了魔音,道士们早就长期服用致幻药,他们顿时神情呆滞起来,按照静玄的吩咐,缓缓退了下去。

静玄见萧开天等人站着不动,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你们没有中致幻药。”事已至此,藏着掖着也解决不了问题,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杀了萧开天等人。

“你忘记了,我是名炼丹师,区区致幻药能奈我何。”萧开天笑着掏出万宝路点了,他好整以暇地看着静玄,留在静玄身边的,还有十几名聚气期的修士。

“杀了……”静玄正要下击杀的命令,但他一句话没有说完,便觉眼前一花,一人已经快如闪电,一只手抓向他的脖子。

他大吃一惊,急忙挥手灵力散出,两股力量撞击之下,“啪”地庭院里一阵的旋风刮起,两人各自退了开去。

睁眼一看,却是那名穿着风衣的现修女子白蔻,她冷着脸望着自己:“废话那么多,不如实力论胜负。”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静玄紧紧咬着腮帮,萧开天等人来到离境宫的时间并不久,左须给自己的情报里,这个女子不过聚气初期的水准,现在转眼之间,居然达到了筑基初期的境界。

这在修真界,绝对不可能,难道是这群人,一开始就扮猪吃老虎,使用了隐匿功法。

萧开天微微一笑,白蔻的战斗力已经达到2082,顺利突破聚气期,进入筑基初期的境界,和静玄的2351相差不远,加上白蔻神源的精纯,未必不能一战。

测试出白蔻的实力,静玄打起了退堂鼓,致幻药没有发挥作用,魔音根本无效,对手的实力又不低,打打杀杀他也很久没有试过了,想着还是命要紧。

双方正在对峙的时候,突然上空之中传来一声翠鸟的鸣叫,众人不由自主都抬起了头,只见一只翠鸟飞速飞来,直冲冲朝地面坠落下来。

离境宫的上空当然有防御阵法,但翠鸟如入无人之境,周身泛起一道道纹,顺理成章地将防御阵法破解开来。

它缓缓停在半空之中,跟着又是一阵光芒闪过,幻化为一名白袍少年:“住手,我是城主府执事杨峥,奉城主之命前来。”

“静玄,立即退下,不得伤害城主府的贵客。”

贵客?静玄等人面面相觑,摸不清头绪,但他们属于邺都界墟,城主府的命令也不敢违背,正好作为台阶顺势而下。

“萧开天,”杨峥慢慢落在地面上:“可还记得我。”

“当然,”萧开天似乎遇到了很久不见的老朋友:“我等你很久了。”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