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霸天脸上充斥着一股嘲讽的笑容,这笑容背后,却是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恐惧。

吴敌此时身的骨骼好似要被撕开一样,剧烈的疼痛却不能让他昏迷,因为此时吴敌知道,自己一旦昏过去,那就完了。

不管是自己也好,还是剩下的万归藏等人,都将葬送在这里。

没有丝毫活命的可能,南霸天不会做这样的善人。

此人心理已经是极度扭曲了,更别说还躺在外边的鬼母。

所以,哪怕吴敌每一寸灵魂都在颤动,可是他强行催动着自己体内的内劲,想要挣脱。

但是南霸天却只是狞笑一声:“斗志不错,不过你知道吗,我这王座上的头骨,都是怎么来的?”

南霸天狞笑之间,也是又一拳,击打在了吴敌的腹部。

吴敌再也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南霸天被喷了满脸的热血,却是不擦拭,也不做动作,反倒是一脸享受的悠悠道:“时间还长

,我倒是想看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去,在这白骨圣境之中,没有任何人可以与我为敌,曾经来到这里的,比你强大的有,比

你凶猛的有,比你更天才的人物却是再也没有了。”

南霸天似乎享受着吴敌脸上那撕心裂肺,怒火焚烧的模样一般,慢悠悠的给吴敌指了指。

清现小妹的休闲风韵

“你看到了吗,放在最下面的头骨,是九十年前,来到这里的,他是名闻天下的阵法大师,想要取我而代之,成为这至高无上的

白骨圣境的主人,然后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南霸天看着吴敌的表情,也是慢悠悠的道。

而吴敌此时再次遭受了这样的冲击,整个人感觉自己不光是五脏六腑,甚至是每一根血管都已经爆裂开了。

倘若不是深藏在自己体内的血脉之力,加上那战矛的加持,还有自己曾经饮下的生命之泉,此时定然已经是一个死的不能更死

的死人了。

而南霸天的话,却清晰在耳,但是他已经没有了任何可以回应的能力。

这一拳一拳,仿佛就击打在吴敌的灵魂之上。

南霸天看着吴敌双目都是流出了猩红的鲜血,此时却是极为享受道:“我还记得他怎么死的,他没有你手里的这柄神剑,没有办

法跨越我的白骨圣境,于是我起千年白骨圣境之中的怨气,让他在这白骨之中,层层剥离,他整整剥了三年,最终一口鲜血,

喷在了自己的脚下,他的头还在,但是身子,却已经是一片白骨了,可就是这样,他还是看不到我,你知道他的绝望吗?”

吴敌想咬牙,但是浑身的肌肉已经不听使唤了,他知道,此时的自己,若是不能再做出一点改变的话,那结果,不会比那一名

不知真假的大宗师,好到哪里去。

到时候自己会被南霸天一拳一拳的活活砸成肉泥。

他尽力的吸一口气,但是南霸天嘴角却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想要拼命吗,我的故事可还没有讲完呢!”

说着,又是猛地一拳,砸在了吴敌的身上!

吴敌刚刚聚拢的半口气,被这一拳,顿时击打的四散无踪!

他只能凭借着自己的肌肉记忆,尽力的握紧手中的先祖战矛,另外一只手此时低垂无力,背负在背后的霜冷九州也是一片悲鸣

之声。

灵剑有灵,此时危急关头,却是没有任何办法抵抗。

这白骨圣境之中,唯有南霸天是唯独的神,是唯一的真神,旁人不知的是,这白骨圣境,本身就是一片封印之地,在这里封印

的存在,时间太过久远已经不可考,而历任白骨圣境的主人,都是与那被封印之物缔结了不可言表的契约,乃是那大凶地上行

走之物。

这白骨圣境之中,生灵不存,这白骨王座之前,乃是整个阵法的核心中枢。

此时的南霸天,享受着整个白骨圣境的力量,这力量比起来的话,比起吴敌身后的吴家先祖战矛,还要更强上十倍百倍。

在这等境界之中,哪怕是天神下凡,此时也是难以力敌南霸天!

南霸天嘴角带着狰狞的笑容,看着吴敌聚起的半口气散去,才是悠悠笑道:“吴敌,你知道吗,你和这上面,倒数第二颗头骨一

样,致死也不肯放弃,可是他每次聚齐一口气,哪怕我知道,这无济于事,不能成为什么改变战局的决定力量,我都用这样的

方式将其击碎,一共九口气,他才是绝望的散尽了浑身修为,死在了这里。”

南霸天脸上露出一丝诡谲难言的笑容:“你呢,又能有几口气?现在才一口,我相信你,说不定,你能够超越与他,这样,才有

资格,让我把你挂在这顶端。”

南霸天呵呵直笑,但是吴敌却是一种从骨髓深处透出来的冰凉之感。

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变态人物?

吴敌此时没有吸气,他知道,这样的聚力和南霸天所言一样,自己力一击尚且是被南霸天给接下来了,此时勉强聚气又有什

么作用。

吴敌虽然有点偏执,但是他绝对不是一个莽夫,或者说,他比起其他人来说,更加的冷静。

更加的有着一颗大心脏。

一定有问题。

吴敌此时心里猛然闪过一个念头,南霸天此人,不像是那种话痨反派一般,喜欢给自己机会。

若是此时愿意的话,南霸天随时都可以取了自己的项上人头,愿意挂在哪里,那就是自己管不着的事情了。

但是南霸天这么一拳一拳的击打自己,虽然给自己带来了巨大的痛苦,但是吴敌也有着一种疑惑。

生命之泉。

吴家血脉。

吴敌这两个名词联系在一起的时候,突然有着一种疑惑的感觉。

自己的身体,真的能够这样恢复过来吗?

南霸天的拳头,虽然没有将自己击飞,但是这等透体之劲,是拳劲之中最为恐怖的。

吴敌于武学一道,也是最上层的行家,而南霸天的拳头,自己先前也是体验过的。

霜冷九州一是不能阻拦,但现在……

吴敌眼中,突然涌起一丝精光。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超强兵王在都市》,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4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