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正事!”宋鱼道:“这是楚泱送来的?那边的确解决了?”

柳诗颖点点头:“我觉得是,至于具体情况就得你们去查看一番了。不过都经过了楚泱的手了,如果还解决不了的话,那谁能解决了?”

“你倒是对她信任的很!”宋鱼无所谓的一笑,“最近怎么样?听说楚泱回来的消息传了出去,不少人都开始夹着尾巴做人了。”

“这样也好,总比他们自己上去找死,最后还连累了楚泱好吧!”柳诗颖冷笑道:“楚泱心善不记恨他们,可要是自己活腻了往枪口上撞,那就不怪旁人了。”

宋鱼掏出烟盒抽了根烟出来,随意的靠着点燃深深吸了口,神情轻松的说道:“谁知道呢?贵在自知之明,这个道理大部分的人都知道,但权势财帛动人心,哪怕是我们这样的人,权势就算了,可财帛和法宝……却是很吸引人的。楚泱当初将红莲业火归还地府的事情众所皆知,当初忌惮她的人,一方面也是在忌惮着红莲业火,而如今……死而复生的秘密,甚至长寿飞升的秘密都在楚泱的身上,没了红莲业火的傍身护体,说不定就有那么几个利欲熏心的家伙,上赶着来送死呢!”

“也是!”柳诗颖并不觉得意外,总有那么一些人以为自己可以上天了被庇护着的。“仔细想想,我接触的那么多人,纯粹的人只有楚泱,一切随心,问心无愧,也不求别人的回报,她真的活得很恣意。”

周舟一听是称赞楚泱的话,用力的点着头,跟小鸡啄米似的。

“对啊,那栋鬼楼不知道难倒了多少人,就是沈局也拿它没办法,都不知道赔了多少人进去了,再继续下去说不定会慢慢的延伸出来牵连更大。”周舟说道:“楚泱真的太厉害了,她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我什么时候也有她那么厉害就好了。”

柳诗颖抬手扇了扇飘到跟前的烟圈:“可别想着和楚泱比,一般人比不上的。”

宋鱼看了柳诗颖一眼,两人对视都看出了对方眼底的深意。

对啊,一般的确没人能比得上,无论从任何方面!

“对了,还有几个活人在医院中,特殊治疗的治疗的意愿,你懂的。”柳诗颖道:“记得去将费用都教了,既然我已经转告给你了,那么晚安,一路顺风。”

大长腿白袜子女生逆光拍摄唯美写真

宋鱼:“……你可真的会使唤人。”

“你该感谢我,楚泱和你们特异局的人相处不来,我就是这个中间人你没发现吗?以后有事情还是得经过我的手呀,记得好好的讨好我哦,别得罪了我,楚泱那边……”

柳诗颖半开玩笑的威胁着。

“那,是不是在你这里我就能经常见到楚泱了?”周舟期待的问道。

“很可惜,不能,一般都是我去找她的!”

周舟失望的哦了一声,她倒是期望能跟着一起去,但想想她和楚泱也没有什么交集,突然的去那边,说不定会被以为别有用心,要知道昔日的玄门和楚泱的关系已经降到了冰点,也因为这个原因,特异局和楚泱也是属于井水不犯河水。

“记得将费用给楚泱,废了那么大的力气救了人解决了事情,总不能你们什么都没出,却白白的领那么多钱吧?”柳诗颖又提醒了一句。

宋鱼眼角抽搐,抬了抬下巴,嗤笑一声:“你可真的将楚泱当成了个宝贝了,什么时候都想着她。”

柳诗颖耸肩,可不是吗?她也觉得她这个朋友真的太尽责了。

宋鱼冷笑道:“的确没有白吃的午餐,楚泱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不是已经接了那个单子吗?只要确定了完成,那么钱就会汇到她的账户上,一分也不少。”

所以别他妈说的好像楚泱大义凛然的做白工似的,都是有偿的好吗?

柳诗颖一愣,模糊的想起来,似乎之前她有和楚泱提到过有这样的小程序软件,是当初的玄门特殊技术人才开发出来,供人求助的平台,有能力的玄术师会在上面选择自己要接下来的求助,后面都有明码标价。

似乎……鬼楼的事情,上面也有过?

宋鱼招呼了一声:“走了,看你这幅老母亲护犊子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楚泱是你什么人。”

柳诗颖眼角抽了抽得出结论,果然,楚泱还是楚泱,真的没变啊,当初做事情就是钱货两讫,现在也是一样的。

嗯,真好!

反正对于戴着滤镜的柳诗颖来说,楚泱无论怎么做都是好的,在她的心中就没有不好的地方。

“我也好奇,楚泱和你的关系!”一道冷风拂过,司曜的身影出现在柳诗颖的面前,突然凑近她,近乎贴着她的脸颊问道。

柳诗颖一惊,下意识的后退却被司曜冰冷的手抓住了手腕,用力的往前一拽。

柳诗颖的反应也快,反手一扣,另一只手一推,在跌到司曜怀中的一瞬间,又再次的拉开距离。

司曜望着空荡荡的手,一触而逝的炽热,在他的心中留下了深深的痕迹。

他似乎……有些喜欢那股触感!

柳诗颖冷着脸看着不请自来的司曜,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当她家是什么地方?她还有一点权吗?

“你来干什么?”柳诗颖语气不太好的问道。

司曜放下手,压下心头的异样,面无表情的说道:“我来听你的答案。”

“答案?”柳诗颖一愣。

司曜眸子一冷:“难道你忘了?”

柳诗颖周身一寒,却也第一时间想起来了。

想起来后,柳诗颖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给你一个留在我的身边的机会!

哟,我是不是应该三跪九叩的感谢你给我这个机会?

——你好好考虑,我不希望听到拒绝的答案。

还不想听到拒绝,你他妈怎么不说需要一个暖床的排解的工具人?

柳诗颖寒着脸,许久之后,才幽幽的说道:“关于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其实你并不需要我,你需要一个工具。”

司曜疑惑:“工具?”

“充气娃娃了解一下,保证很实用!”

司曜:“……”